<i id="5rd3r"><font id="5rd3r"></font></i>

<del id="5rd3r"></del>
<ruby id="5rd3r"></ruby>

    <output id="5rd3r"></output>

    中國煤炭學會

    會員登錄 會員注冊

    行業信息

    關注

    關注微信視頻號

    中國能源報|煤礦智能化建設進入新發展階段
    發布時間: 2023年2月9日
    來源: 中國能源報

     礦山智能化建設速度已達到新的高度!全國煤礦智能化采掘工作面由494個增至1019個,同比增加42%;智能化煤礦由242處增至572處,產能由8.5億噸增至19.36億噸;煤礦井下機器人從19種增加到31種,礦山專用操作系統、5G專網等前沿技術得到更廣泛應用。

     
      “礦山智能化建設速度已達到新的高度!”在日前召開的2022年煤礦智能化重大進展發布會現場,國家礦山安全監察局安全基礎司司長孫慶國給出一組最新數據——全國煤礦智能化采掘工作面由494個增至1019個,同比增加42%;智能化煤礦由242處增至572處,產能由8.5億噸增至19.36億噸;煤礦井下機器人從19種增加到31種,礦山專用操作系統、5G專網等前沿技術得到更廣泛應用。
     
      在此推動下,減人、增安、提效的成效日益顯現。孫慶國介紹,僅去年一年,全國煤礦井下作業人員就減少6萬人,一批大中型礦井固定崗位基本實現無人值守。尤其是保供以來,智能化礦井累計釋放產能近6億噸,為煤礦安全增產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。
     
    筑牢理論基礎,建設多點開花
     
      技術要突破,理論需先行。中煤科工開采研究院有限公司研究員任懷偉回憶,在煤礦智能化建設啟動之初,基礎理論研究基本處于空白。“由王國法院士牽頭,我們申請立項了國家首個煤礦智能化領域的自然基金重點項目,針對煤礦復雜巨系統的整體模型及決策機制進行深入研究。”
     
      經過3年多時間,數字煤礦及智能化開采基礎理論體系現已形成,開啟礦山多學科、多系統交叉融合的新方向。“行業還全面搭建了數據、通訊、裝備、安全、管理等40余項團體標準,讓智能化建設有標可依,有據可查,有章可循。”任懷偉稱。
     
      效果好不好還得看實操。記者了解到,全國智能化煤礦建設投資累計達到1000億元,25個省份出臺了財稅支持保障措施,帶動建設成果在多地多點開花。“內蒙古自治區建成智能化煤礦126處,智能化煤礦全員工效達到28噸/工;陜西省建成102個智能化采煤工作面、66個智能化掘進工作面,陜煤集團智能化產能占比達到99%。”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科技發展部副主任張建明舉例。
     
      “年產千萬噸級及以上礦井對于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具有重要意義。但像小保當2號礦井,建設規模1300萬噸/年,受制于開采厚度,采用常規開采方式卻難以實現設計產能。從增產降損角度來說,我們必須增加工作面長度,減少資源量損失。”陜西小保當礦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梁旭感慨,正是依托智能化建設,該礦打造了首套國產450米超長智能綜采工作面成套裝備,為2-3米中厚煤層高效開采提供了新的技術途徑。“項目實施后,工作面最高日產5.2萬噸,平均月產107萬噸,推進速度提高20%-60%,產能提高約100%-230%。同時少布置3個工作面,節約3次安撤費用約1.8億元。”
     
    系統性、融合性有待持續強化
     
      成績和經驗有之,薄弱環節更值得重視。“同時應該清醒看到,智能化建設仍存在短板和弱項。比如這項工作在不同地區、不同企業之間進展總體是好的,但是存在不均衡,有的企業建設方案在技術路徑、設備選型方面不合理,特別是一些復雜條件的煤礦智能化建設還需要下更大功夫。”國家能源局總經濟師魯俊嶺指出。
     
      孫慶國認為,礦井數量更多、建設速度更快、覆蓋范圍更廣,也意味著煤礦智能化進入新的發展階段,對此提出了更高要求。“還需進一步優化研發和應用環境,構建以企業為主導、市場為導向,礦山企業、研究機構、科技企業、裝備廠商等深度融合的創新體系,大力推動跨界合作、協同創新。”
      “智能化建設是一個迭代發展進步的過程,不是一次性工程。”中國工程院院士、煤礦智能化創新聯盟理事長王國法提出,這樣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,建設應由單個系統向全面智能化、全生命周期、全產業鏈智能化邁進。“但目前,礦山行業數字化生態體系尚在形成雛形階段,數字化生態環境比較脆弱,呈現出產業鏈不完整、技術鏈片面、資源投入不平衡、標準體系難統一等現狀。”
     
      王國法舉例,部分智能礦山數字化偏重于生產運營階段,設計建設、運銷市場等其他環節的融合還不夠;由于未從智能化建設全要素技術鏈、技術發展圖譜進行系統布局,往往重硬件輕軟件、重系統輕數據;為追求建設效果,簡單場景投入較大,復雜場景問題難解決,資源投入反而少;從礦山企業到行業供應鏈仍存在信息壁壘、數據孤島,數據安全缺乏保障,導致數據無法流動,知識不能共享、產業鏈數字化水平不高等。
     
    核心在于重大關鍵裝備的進步
     
      如何進一步提升?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,核心和支柱在于重大關鍵技術裝備的進步。
     
      “技術進步既是一項基礎工作,更是一項根本問題。沒有先進的技術裝備和重大技術成果應用,煤礦智能化這件事是干不成的。”魯俊嶺表示,下一步,應聚焦現場難點和問題,充分發揮科研主觀能動性,全面夯實科技的支撐和保障雙重作用。“定期梳理需要集中重點攻克的技術和裝備,支持鼓勵突破關鍵核心技術、強化基礎性關鍵技術標準和管理標準的修訂,增強建設標準性、兼容性,組織遴選一批技術先進、經濟性強、可靠性高的案例,以此推廣安全智能高效的建設和生產模式。”
     
      在王國法看來,推進煤礦智能化建設,不僅僅是指礦井“采掘機運通”各業務系統的運行,還包括采前智能地質探測、采后智能洗選加工與增值利用等環節。“煤礦智能化巨系統協同運行難度大,綜合可靠性保障難度大,多系統集成的客觀復雜化,導致整體穩定性降低。光是綜采工作面就有礦壓監測、巡檢機器人、煤流量監測等10多個子系統,亟待融入原有的工作面控制系統。需要銜接的硬件、軟件接口越來越多,迫切要求統一系統的接口及性能指標要求,形成模塊化、系統化、標準化的智能化系統模式。”
     
      對此,孫慶國再次強調“系統觀念”的重要性。“進一步加快礦井整體智能化建設,實現智能化各系統之間的互聯互通,推動礦山企業管理模式重塑、業務流程再造,由管人員、管現場向管網絡、管數據、管裝備轉變,在生產系統智能化單兵突擊的基礎上,加快實現全系統、全流程、全鏈條智能化的整體推進。”
    久久久综合

    <i id="5rd3r"><font id="5rd3r"></font></i>

    <del id="5rd3r"></del>
    <ruby id="5rd3r"></ruby>

      <output id="5rd3r"></output>